闪闪大人求庇佑

【柱斑】国境四方 UP主: 千手吧台子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121680

你是梦中虚妄,你是无上理想,你是坠落时陡升的翅膀。

你是恢弘诗章,你是星辉清朗,你是海啸中鲸鱼的脊梁。

火影哨兵向导设定(5)

越来越啰嗦,越写越乱了,还没写到当初最心水的情节,要不要直接跳了呢?

极度OOC,慎入!!!!!!!雷死不负责哦~

*******************************************************


28.#带卡专场#

带土当着所有人的面以最快速度绑架了卡卡西离场,已经在回家路上了。

卡卡西很乖,居然没抗议,一看就是醉了。别看卡卡西平时一副暖男的作风,喝醉了之后就处女座的本性就暴露了,看起来乖乖的,实际上特难伺候。

到家了要亲自开好车门恭敬的请卡卡西大爷下车,还不准别人扶,一副世界顶级名模范风骚的走着直线猫步,闪瞎眼了,完全不给那些专业人士活路。卡卡西现在住的是宇智波大宅,而且还是当年带土的房间,送到房间,还要求要放水给他洗澡,一会儿嫌水热了,一会儿又嫌水冷,又要泡澡,又要求给大爷他擦背,皮肤还薄的要命,轻轻一擦就一大片红了,糟心死了。鼻尖还一直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特殊香味,勾得人心痒痒的,伺候完卡卡西大爷沐浴,带总血槽都要空了。

直接把卡卡西果着扔到床上盖好被子,以最快速度冲进浴室洗澡换回家用机器人洗好烘干的衣服,准备随时离开。出来就看见卡卡西那家伙居然自己爬起来换好睡衣了!混蛋刚才都看光了,再让我看一会儿又怎么了?!让我走之前再看点福利都不行!!不过,这种宽松长衬衣款式的睡衣还真有点男友衬衣PLAY的感觉,鼻血有点忍不住了,用终端拍下来当新屏保也不错~

忍不住用手戳了戳卡卡西的脸,这货居然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然后盯着不放,像猫咪一样!这不科学,笨卡卡明明是犬派的! “带土……”好萌!这个躺在我床上盖着我的被子拉着我衣袖不放的天使是谁啊?好香好香啊!怎么感觉体温有点高了,香味闻起来晕乎乎的,好像有什么把持不住了……

然后第二天早上,混蛋卡卡西醒来的第一句话居然是“我不会负责任的哦。”然后就把带图的怒气值刷满了,立刻把还在考虑“嗷嗷嗷我家天使睡颜太美了不过是不是发展的太快要不要先谈个恋爱培养感情再谈婚论嫁”的贤二刷成了霸道总裁带总,虽然内心还在嘤嘤嘤着“卡卡西你着个始乱终弃的负心汉昨晚明明是你先抱着我脖子咬我才会把持不住也把你咬了绑定了的牙印都还在你就翻脸了!”但面上却一脸狂霸炫酷炸总裁风地宣布“呵呵,标记了就是我的,等下吃完早餐立刻跟我去登记结婚!”

 





【其实接下来这两个才是最喜欢的,可惜已经拖到过了时间进入倦怠期了,有心情再改吧】

29.#泉扉专场#

舞会后泉奈相约扉间进行FFF团集会。然后向扉间倾诉,他对于哥哥找对象这件事已经看开了,只要哥哥觉得幸福就可以了,所以他决定也尽快找个绑定对象,正式死了想要和哥哥绑定的这条心。他觉得迟早都要找个向导绑定,除了哥哥之外还是是扉间比较顺眼,反正扉间一直想找绑定对象也没看对眼的,干脆就两个一起试试吧。哦,反对无效,刚才喝的酒里加了点相亲联谊必备的轻微信息素催化剂(不是那啥药,如果没感觉只要一杯清水就能清醒过来的程度),怎么样?现在有没有感觉?要不要试试啊?扉间答案是:不反对。

于是泉奈把扉间推了,成功绑定。

理论上要成婚了正式成年之后才能当族长,柱间和斑之前都是单身所以只是拥有族长的权力不是正真的族长,要等成婚后再正式就任。现在就是谁嫁谁的问题了,出嫁了就不能当族长了。所以泉奈开始逼婚。他要求柱间嫁进宇智波家,理由是目前宇智波家斑的身份最高,而且能压得住其他族人的只有他,哥哥大人必须成为宇智波的族长。而千手家有一堆的叔叔伯伯长老和弟弟们,还有其他人能打理家族。他认为柱间本人不会有问题,会反对而且有说话权的大概只有扉间,搞定扉间就没人能反对了。

对于泉奈提出的嫁大哥这件事,扉间果然保持反对意见。于是泉奈给出选择,“你自己选吧,你哥嫁还是你嫁?”扉间大人沉痛表示:“给我这么个选择,泉奈你果然是个阴险狡诈之人。我!嫁!”对于扉间的选择泉奈大大气结:“我看错你了,扉间。”

可惜柱间大人不愧专业卖弟一百年,在扉间自我牺牲改名宇智波扉间之前,已经先一步跟斑爷注册结婚把自己嫁出去改名宇智波柱间了,顺便把族长的位置转让给扉间了。

泉奈得知消息还没来得及开心,就被黑化的扉间绑去改名了,“我哥已经嫁进宇智波家,现在轮到你嫁过来千手家了。”然后以卖掉大哥兼被斑爷狠揍了一顿为代价成功让宇智波泉奈更名为千手泉奈。

婚后扉间发现户口本上多了个宇智波镜。泉奈解释,镜是家族里的孤儿,当年年龄还小,天分不错,但亲人都没有了,所以哥哥大人作主把他过继到泉奈名下,成为泉奈名义上的儿子,由泉奈教养。和泉奈结婚的扉间以后就是镜的后爹了。

******************************************************

下一次如无意外就是最后的了,【鸣佐】两个本来注定BE的哨兵。反正都是乱来的。(话说怎么打不了【泉扉】标签了?)

火影哨兵向导设定(小段子4)

21.#所谓修罗场#

其实也没什么的,不就是“怎么是你!?”“竟然是你?!”“为什么会是他?!”“你们!!!!”“不!我不要听!我不会接受的!”这类嘛。

 

22.#开始#

扉间进了会场,和泉奈胜利会师之后松了口气,泉奈看起来和平时没什么不同,还和其他人有说有笑的,看来已经平静下来了。中途还有其他人过来打招呼,水户一身火红的长裙摇曳生姿,艳丽得像怒放的红玫瑰一样,一堆仰慕她的单身向导们围着她,众星拱月犹如高高在上的女王。

 

23.#战场玫瑰的对象#

事实证明,扉间放松的太早了。那个腥风血雨的男人一登场,全场的气氛就立刻变了,宴会一键变战场。宇智波斑和他的绑定对象一起出现在舞会现场!

#说好的单身斑爷呢?!!!!!#

#说好的单身柱帝呢?!!!!!#

#我们来就是为了拼着一线机会希望与男神携手未来的啊!!!!!!!#

#在我犹豫该选哪位男神的时候,他们搞在一起了!!!#

#天台见!#

#求助,我被挚友NTR了!现在心情很复杂#

#男神他绯闻男友有对象了,是不是代表我有机会了?!#

#宇智波家的掌权人的对象不是一个宇智波,是不是代表宇智波家的其他单身人士也可以对外通婚?!#

#不是斑爷的对象?!一直住在宇智波家的宇智波旗木卡卡西到底将会和哪位宇智波牵手?#

#论宇智波家的单身美人排行榜#

#两位族长牵手,千手家和宇智波家即将合并?!#

#看到大哥和他的对象,我好心塞……#

 

24.#水户#

《求助:我的挚友和我追求的目标好上了怎么办???》

挚友是我前相亲对象的哥哥,他单身多年终于找到对象了,我很为他高兴,但是他对象刚好我追求目标啊!心塞塞的……

№0 ☆☆☆刚刚失恋的女王陛下XX:XX:XX留言☆☆☆

  ……楼主,你还好吗?
№1 ☆☆☆= =于XX:XX:XX留言☆☆☆

  友尽的节奏。
№2 ☆☆☆= =于XX:XX:XX留言☆☆☆

  喜闻乐见的NTR。求深扒!
№3 ☆☆☆= =于XX:XX:XX留言☆☆☆

 

***********************略**********************

 

看见你们这样煽风点火挑拨离间,我反而心情平静了。虽然小猫咪很可爱,但挚友也很重要,我决定祝福他们,这世界上美丽的花花草草多着呢,何必单恋一支花。决定了,回去立刻启航,开始我的寻找真爱之旅,我的目标是后宫遍布星辰大海!

№3840 ☆☆☆心情平复的女王陛下于XX:XX:XX留言☆☆☆

  好……远大的目标啊………………
№3841☆☆☆= =于XX:XX:XX留言☆☆☆

  楼上上你谁啊!还我专一深情的女王陛下啊!
№3842 ☆☆☆= =于XX:XX:XX留言☆☆☆

  祝福陛下!陛下记得上来晒后宫啊!等着你哦~~~
№3843☆☆☆= =于XX:XX:XX留言☆☆☆

 

陛下看这里!请收我为后宫!人家会卖萌会暖床!!!

№3844☆☆☆= =于XX:XX:XX留言☆☆☆

 

陛下缺女朋友吗?我觉得我也对你一见钟情了!

№3845☆☆☆= =于XX:XX:XX留言☆☆☆

 

**********************略**********************

 

25.#带土#

“卧糟,那对老不修敢不敢要点脸,大庭广众之下就这么亲上了!”

“怎么不要脸了,人家绑定了,是合法的一对。”

“白绝你怎么进来的?!”

“怎么我就不能进来了,作为组织的专业情报人员,带土你也太看不起我的专业素养了吧。”

“怎么越来越多废物围着卡卡西了!混蛋,都端着酒杯追着他!”

“怎么就不能选他了?颜正身材好能力高,最重要的还是个单身向导,当然抢手。”

“哼,这男的三大五粗的,萝卜腿,水桶腰,脸长的这么抽象都好意思出来见人,还敢往卡卡西身边凑,就不怕伤别人的眼。”

“还挺高大英俊的嘛。”

“那个女的,腰不够卡卡西细,腿不够卡卡西长,皮肤还不够卡卡西白,脸更是惨不忍睹,锥子脸,铜铃般的眼睛,血盆大口,妆厚的说话都掉粉,一点辨识度都没有,还敢邀请卡卡西去跳舞。”

“这个是美女排行榜top10的天然系清新小美人。”

“啊啊啊啊啊啊啊!!!!鸣人那个笨蛋,居然只帮着胖助那个吃货打掩护,都不会帮他老师挡挡烂桃花!那个女色狼摸哪里了!居然敢摸上笨卡卡的手了!!不能忍了!!!!!”

 

26.#扉间#

“泉奈,你没事吧?”

“没事,哥哥找到喜欢的人,我也挺高兴的。等下去舞会结束后我想和你好好谈谈。”

好吧,为了战友多年的并肩作战的情谊。

 

27.#老乡组#

鼬和止水躲过来这个角落的时候看见了正在帷幕的遮掩下优雅用餐的的佐助,鸣人在不远处和新交的朋友们聊天,看起来像是把他们都发展成“羁绊”的样子,顺便把想找佐助交流感情的狂蜂浪蝶们都挡住了。

“怎么你们两都来了?你们成年了吗?”

“不是说单身并登记在册的哨兵向导都能来嘛,所以才想来看看的。”

“法律上未成年的不强制参与,说实话。”

“听说舞会的大厨是各地请来的顶级厨师……”

“……”

“……”

坐下来休息时,发现佐助真的选了个好地方,视野开阔,空间幽静,难怪佐助能安心用餐。再看看聊天聊得挺开心的鸣人,这个朋友真不错。

 

&&&&&&&&&&&&&&&&&&&&&&&&&&&&&&&&&&&&&&&&&&&&&&&&&&&

 

修罗场也没什么好看嘛,舞会结束私人时间才是事故多发时段。


火影哨兵向导设定(小段子3)

严重OOC,慎入 

*****************************************

16.#鼬#

鼬很快就遭报应了。因为他毕业出来和卡卡西同一部门,小叔叔要求他定期汇报卡卡西的情报,“如果你不帮我我就绑架止水!”带土离家出走期间建立了宇宙海盗单身协会晓组织,鼬有点担心止水会被拐进这个犯罪团伙,至于为什么绑止水不绑鼬的宝贝弟弟佐助,小叔叔很有良心的解释道“组织还没长大呢,我实在不忍心它就这么被胖佐吃的破产夭折了。”

 

17.#止水、带土、鼬#

“以小叔叔你每个月总有那么十几天在STK卡卡西前辈的频率,还需要别人额外提供情报吗?”

小叔叔表示很有必有!

“前辈和祖宗大人的绯闻已经辟谣了啊?”

“才不是斑老头一个呢!你知道我每次见到卡卡西的那堆追求者我多心塞吗?!尤其是那只老缠着他的珍兽!”

“小鼬,难道小叔叔还不知道凯前辈是为了找那个挑遍卡卡西前辈的追求者无敌手的面具男出来切磋,才一直缠着卡卡西前辈的吗?”

“大概……还不知道吧。”

 

18.#水户#

千手家和漩涡家进行了友好联谊活动,其实是以两家联谊为借口的千手家次子扉间和漩涡家长女水户的相亲。

“哈哈哈哈哈哈,水户你真有趣。”

“啊哈哈哈哈哈,柱间你也不差嘛~”

“干杯~”

“干杯~”

扉间“……”你们两个都哨兵没未来的。

 

19.#泉奈#

“扉间,听说你的相亲对象看上你大哥了,他们准备什么时候结婚?”( ^_^ )

 

20.# 蜡烛代表我的心。by:扉间#

“我和水户只是好朋友啦,其实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他是个很温柔很细心的人呢!他叫炎龙放歌,虽然还没见过面,但已经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网络让我们的心紧密相连,我们注定是天生一对。”

“我和柱间真的没什么的啦,只是比较谈得来而已。我已经有一见钟情的对象了,虽然只是擦肩而过,但背影已经深深地刻在我心上。军部最著名的高领之花,他的气息让我迷恋,我一定会追求到他。”

“我们一定会成功的!到时候一起举办婚礼吧,两对新人一起结婚一定很热闹。”

“嗯!约定了哦!”

 

21.#HE,BE#

每三年都会有一次大型相亲舞会,凡没任务在身的单身哨兵和向导都必须参与。

 

(离舞会还有10天)

柱间:“水户,你的头发怎么了?”

水户:“小猫咪太害羞了,把我的头发都烧了,所以修了个比较清爽的发型,怎么?帅吧!(发型参考《月刊少女野崎君》的真·女主角小御御)可惜小猫咪要出差了,大概舞会前都不回来了,只能等舞会上见面了。”

柱间:“诶~我也要出去一段时间,也是差不多舞会那天才回来呢。”

水户:“真巧,祝你旅途愉快喽。”

柱间:“嗯嗯。”

 

(离舞会还有5天)

“听说卡卡西也要参加相亲舞会!噢,他怎么可以这样!明明之前都没有参加的!!!”

“不是规定登记在案单身且无任务在身的哨兵和向导都要参加吗?这很正常啊?”

“不行,我也要去!!!白绝,立刻帮我把最帅的那套礼服找出来,我一定要帅哭那些妄图追求卡卡西的垃圾们!”

 

(离舞会还有3天)

“唉~又要相亲了,好烦啊……小鼬,我们立刻申请任务私奔吧!”

“现在申请已经太迟了,3个月前开始,上面就禁止我们申请外出的任务了。”

“看来他们真的铁了心要我们参加了。”

“……”

 

(离舞会还有2天)

扉间收到了来自泉奈的视频通信。

“扉间,我哥跟别人绑定了!”泉奈眼睛带着血丝,眼角泛红。

“∑q|゚Д゚|p !!!!!”

“是真的,哥哥还说到舞会那晚给我介绍他对象!”

“……”扉间突然不知道该松一口气,庆幸大哥终于逃过一劫,还是该安慰泉奈这个合作多年的战友了。

 

好不容易安抚好泉奈,让他先去好好休息舞会当天会面再详细讨论,准备休息一下消化下这信息量,又收到大哥的通讯了。

“扉间,扉间!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哦!!!”

扉间突然有点不详预感,不想听大哥的好消息了。正好这时实验室的同事过来说实验数据出了点问题,扉间只好让大哥等会儿再说,先去实验室了。

 

等实验室的工作忙完后,已经是舞会前夕了,是时候准备换礼服参加修罗场舞会了。

***************************************

接下来是八卦群众们最喜闻乐见的修罗场舞会了。

火影哨兵向导设定(补,小段子)

之前的脑洞,很乱来,不严格的按照原版设定,慎入。

不用太期待爱情线,说不定会吧CP都写成友情向了,反正他们的【友情】本来就够闪瞎的了。



1、#兄#

他们是网友。

相识于某论坛上柱间的树洞,在楼主柱间被围观群众喷的时候,斑的马甲力挺到底,和楼主一起挑翻了所有喷子,后来加为好友,一直是网上的好基友。

曾经想过面基,可惜一直阴差阳错的约不成,觉得大概是相见的时候还未到,如果有缘命运总能让他们相遇,就如同在这茫茫网海中我遇到了你。(这么想见面,你们就没考虑过开个视频会面吗?)

 

2、#弟#

泉奈和扉间正面对面的坐在一起。

 

“树界降诞?”

“炎龙放歌?”

 

“你只白毛居然想拐我哥,你没机会的,我哥喜欢的是黑长直。”

“我哥到底脑袋出了什么问题才会觉得你是温柔的人啊?!”

 

“你哥?!”

“你哥?!”

 

“……”

“……”

 

“死心吧,哥哥是我的,我绝对不会同意你哥那个呆木头当我的嫂子!”

“死心吧,大哥虽然有时不太正常,但我绝对不会同意他娶你哥那个黑寡妇的!”

 

“……”

“……”

 

“很好,达成共识了。”

“看来还是可以友好合作的。”

 

3、#带土#(修改版,还是不忍心让琳女神躺枪)

小时候跟大人去作客的时候曾经遇到了心目中的天使,小小的白白的软软的,穿着这可爱的泡泡裙,说话还不太流利,还会软软的叫带土“哥哥”,小带土表示,当时萌的心都化了,恨不得立刻宣誓从此成为守护小公主的骑士。可惜晚上还是被恶毒的大人残忍的拆散了,小天使太害羞了,最后带土小朋友只知道她叫卡卡西,啊~连名字都这么可爱!

 

4、#卡卡西#

小时候话都还没会说全还被穿上公主裙的那种黑历史卡卡西表示根本毫无印象。印象中第一次见到带土是在父亲的葬礼上,卡卡西面无表情的,眼泪怎么都流不下来,反而带土哭的眼睛都哭红了,根本停不下来,明明自己哭的喘不过气来,还不忘安慰卡卡西让他别伤心。卡卡西想,现在到底是谁伤心欲绝了?又想到有人真心再为他的父亲难过,心里还是挺感动的。

 

5、#带土#

带土一直以为卡卡西被父亲的死打击太大了,变成性别认知障碍了,因为他总以为自己是男孩子。他一定要对小天使更好一点,愿他早日康复。

 

6、#卡卡西#

带土虽然是个好人,但不能掩盖他是个性别认知障碍患者,都说过多少次自己是男孩子了,为什么他还能坚信卡卡西是个可爱的女孩子这个错误的认知,真想直接脱给他看,可惜带土总会立刻转身躲起来,双手捂脸还娇羞的说你不要这样,我信你啦!从此带土没再提起过为什么卡卡西不爱穿裙子这个问题,但卡卡西还是觉得带土的误会还没解开。算了,看在他是个脑残的份上,以后对他好一点吧。



其实还有点没写,以后有空或者想起来再加上。

火影哨兵向导设定

有个脑洞还是很想写下来,不严格的按照原版哨兵向导设定。其实很乱来!

****************************************

世界观解释:
1、哨兵:觉醒者。拥有超越常人的体能、爆发力和敏捷度,五感发达,攻击性强,但自控能力弱。约占人类总数的18%。
2、向导:觉醒者。拥有较强的精神力量,可以引导、辅助哨兵作战,也可以安抚哨兵躁动的情绪。约占人类总数的12%。
3、普通人类:非觉醒者。约占人类总数的70%。
4、精神体:每个哨兵和向导都有各自的精神体,一般为某种动物。
5、结合热:未结合的哨兵和向导身体产生的热症,可凭借信息素和精神共鸣感知对方,通过精神结合或肉体结合成为绑定的配对,非特殊情况不可解除。

*********以上介绍是在某篇哨兵向导里复制的*******************

#兄组#

柱间【哨兵】:虽然是个大龄单身哨兵,但意外的很温和,完全没有那种缺了向导而精神不稳的样子,是个有可能达成最强单身哨兵传说的可能的男人。是N多向导心目中想要的男神。

斑【向导】:能力值爆强,体能足以单挑顶级向导的存在,精神力也强大到一个人能用精神力干预干掉3支舰队,但是脾气不太好,狂躁程度让人怀疑他到底是单身向导还是单身哨兵,是大部分向导心目中的偶像,也是大部分哨兵只敢想不敢要的强大向导(敢扑上去的都被抽飞了,斑爷表示打不过自己的绝对不要),是个一举一动都能引来腥风血雨的男人。


#弟组#

扉间【向导】:一直坚守信条觉得需要给自己找个哨兵绑定合作,可惜没对上有感觉的,比自己弱的也不太想要,结果被传闻和自家兄长内部消化了,一直被猜想为什么还不互相绑定?(门间大大表示:我是清白的!)结果大哥突然比自己先一步脱团了……

泉奈【哨兵】:哥哥还没有绑定哨兵是泉奈努力修炼的最大动力!目标就是和哥哥内部消化!作为一直和斑并肩作战的单身向导,也是被传闻兄弟内部消化的一对。(泉奈大大表示喜闻乐见!敢觊觎哥哥的都去死一死。)可惜有一天哥哥突然脱团了……

板间,瓦间都是【普通人】,不上战场,做自己喜欢的事业。


#其他#

带土【哨兵】:斑的绯闻绑定对象之一。当初斑把哨兵带土领回家,全世界都以为斑终于决定自己养成一个哨兵来绑定了,但斑大人把这他领回来之后就直接放养了,泉奈大人观察一段时间觉得地位没有被动摇之后也没有计较,反而多加照顾,毕竟就算是个贤二也是自家的。坚定自己是个直男,喜欢琳妹子,但偏偏被卡卡西的信息素吸引。

卡卡西【向导】:因为和琳在学校经常组队行动,被带土以为他的信息素味道是琳的,刚毕业出来就被带土绑架了。带土发现绑错人了,就躲起来自己纠结疗伤忘记放回去了,困在守卫森严的宇智波大宅出不来(权限不够自由出入),遇到了斑爷,于是跟着斑爷身边实习(贤十就是这样自信)。外界再次传闻,原来斑爷是想找个和自己一样的向导!但是两个向导绑定不了的啊?!还是斑爷其实是个哨兵???(这是斑爷和柱间绑定之前的)

漩涡水户【哨兵】:千手家安排给扉间的其中一个相亲对象,可惜和扉间互相不来电,反而和柱间成为了好友,比较欣赏柱间这类型的男人,但想找的对象是斑这类型的。英勇的哨兵不畏惧挑战难度!更何况斑爷的实力和颜值值得挑战!(被群里的性转脑洞洗脑了……)

樱【哨兵】

鸣人【哨兵】

佐助【向导】


剩下的还没想好……(搞点不符合标准的配对吧)

止水和鼬都是【向导】怎么样?虽然不能绑定,但两个经常联手行动,两个强大的向导精神攻击加起来所向无敌(都是哲学系的……),上层不敢要求斑找绑定对象,又不想放过这两只优秀的向导,总是想要安排他们和其他哨兵“相亲”。

佐助和鸣人都是【哨兵】,还能不能好好合作了?两个都是单身哨兵,总是容易产生摩擦然后打起来,打的天崩地裂,打完后又一起愉快的玩耍了,一起参加集体相亲,也没找到看对眼的对象(虽然看中他们的很多),所以精神混乱不太舒服的时候都是找医疗室的好友樱【向导】帮忙精神梳理。(这个真的只能刚开始时的友谊向了,精神力越来越强大之后大概只能拆伙找专属绑定对象了)

#领导们表示,你们就算不肯找其他对象就不能学学上面那两对兄弟那样内部交叉消化吗?!!!还能不能好好找个对象绑定平稳发展了?#

樱【向导】:全世界人民认为,虽然樱哥本职是个医疗大大,但也有望成为斑爷绑定对象前的精神的继承人……(没找到自己的向导的哨兵们表示,强烈要求向导学校重新检查教材是不是哪里不对了!)


真的没了…………………………

[带卡\镜扉\柱斑\鸣佐]木棉木棉07

薄荷城堡:

07


“······”

一,二,三······六个宇智波正襟危坐,还有一个在旁边的地上躺着。

弥彦擦了一把额角的汗和火遁烧出来的黑灰,觉得压力颇大。

柱间端着个托盘从厨房走出来,头上还顶着一根烧焦了一半的呆毛,迎风摆动,他把热气腾腾的茶水挨个摆到每个人面前,温厚的笑着。

“哎呀,来来来,喝杯茶,降降火气。”

宇智波斑:哼。

千手扉间:哼。

宇智波止水:哼。

宇智波佐助:哼。

柱间:······

 

佐助和止水像两个愤怒的毛球,一左一右的坐在鼬旁边,将其牢牢护在中间,同时警惕的盯着所有往这边看的人,仿佛是看护自己刚下的蛋的母鸡。

宇智波斑懒洋洋的垂着眼,一副对周围都漠不关心的样子,亲弟弟泉奈和他如出一辙,两人摆着同样的姿势,慢悠悠的吹茶杯上蒸腾而起的热气。

镜则是拿着一把小剪刀,小心翼翼的替扉间剪去毛领子上烧焦的部分,期间皱着眉满脸心痛,好像那是他的毛一样,后者板着脸,一脸生人勿近的冷淡表情,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上门来讨高利贷的。

“老师,果然还是用我的毛做个新的毛领子吧,很抗烧的,还耐脏。”

扉间:······

还没等他说什么,趴在一旁吃水果的鸣人声音洪亮的插嘴道:

“镜大哥你的毛还不如二代目爷爷尾巴上的毛多呢我说。”

镜:······

扉间:······这奇怪的辈分是怎么回事。

 

带土依旧躺在旁边,昏迷不醒中。

 

弥彦端起自己面前的茶杯,战战兢兢的喝了一口,纵使他身为阅历丰富的妇女之友,什么鸡飞狗跳的阵势都经历过,眼前的局势还是让他捏了一把冷汗。

没想到带土竟是生长在如此······如此令人大吃一惊的家庭环境之中,怪不得天赋异禀,胆识过人。

这样想着,他又喝了一口茶水,同时他耳朵动了动,敏锐的听到身旁的长门极轻的抽了一口气。

“怎么了,长门?”他立刻转过头,担忧的询问。

“啊,没事。”长门放下杯子,微微摇了摇头,“只是有一点烫,我没注意罢了。”

长门身体较其他人来讲要虚弱一些,因此脸色看上去很是苍白,体质偏寒,而且尤其怕烫。

弥彦拿过他手里的杯子,就着长门刚刚喝过的地方,凑到自己唇边抿了一口,略微点了点头。

“嗯,是有一点,这个给你,喝我的吧,吹过了,一点都不烫的。”

他把自己的杯子放到长门手里,又把那杯有点烫的放到自己这边,动作无比流畅自然。

紧接着他又转向捧着杯子的小南,问道:

“小南,你的呢?烫不烫?”

小南摇了摇头,弥彦这才安心,捧着长门的杯子喝了起来。

 

另一边飞段端着杯子喝了一口,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会,他捅捅身边的角都,小声道:

“哎,角都,给我块糖。”

角都极其缓慢的转过眼睛看了他一眼,慢吞吞且低沉道:

“······没有。”

“怎么这样!不是让你帮我带着了吗!”

“麻烦死了,你又不给钱。”

“呜哇好过分!居然还收我的钱!”

“没有什么比钱更重要了。”

“财迷!混蛋!冷酷的家伙!”

“吵死了,闭嘴,飞段。”

飞段似乎在争吵这一方面从来赢不过看似沉默寡言的角都,他气鼓鼓的转过脸去,不情不愿的喝没有甜味的茶水。

角都看了他一眼,放下了自己的杯子,神态自若的从袖子里掏出一块,两块,三块糖来,放进杯子里晃了晃,喝了起来。

飞段耳朵上的毛都竖起来了,他难以置信的看着不动如山的角都,愤怒道:

“你这不是带了吗?!”

“这是我的。”

“什么你的我的!你平时不是不愿意吃甜的吗!”

“一两银子一块。”

“你抢劫吗!给我!”

飞段愤怒的把角都的杯子抢过来,咕嘟咕嘟的喝了,后者也不着急,慢条斯理的拿起飞段的那个杯子,奇妙的隔着面罩喝光了。

 

再看另外一个角落,蝎优雅的端着杯子小口啜饮,而方才积极参与斗殴防火事件的迪拉达似乎是累了,这会儿靠在他的大腿上,闭着眼睛睡着了,带着明艳花斑的耳朵一动一动,熟睡时的脸庞才有几分少年的稚气。

斑不动声色的扫视一周,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自言自语道:

“被包围在一群现充里面,看来贤二这小子也是不容易。”

泉奈看了自家大哥一眼,默默地喝茶。

——每天被你们这群现充照耀着,我也实在是辛苦了。

 

过了一会儿,柱间又积极的起身去添水,路过厨房的时候,一脚踩在带土垂在一旁的手背上,伤员闷哼一声,却没醒过来。卡卡西默默地把那只手捧起来揉了揉,想了一下,他抱起带土的脑袋,让其整个人枕在自己怀里,以防再被路过的谁一脚踩死。

就这样,过了不知道多久,斑终于把他的那杯茶喝完了,然后把杯子往地上一撂,被半垂的额发遮去一只眼的脸庞带着种不怒自威的森然。

“说吧。”

弥彦顿时觉得脊背发凉,但白绝似乎对压迫感什么的毫无察觉,他和黑绝两个人就像是相声演员,你一句我一句的说得十分开心,可谓是手舞足蹈,绘声绘色。

斑从一连串的废话里摘取了下关键信息,总结起来就两个字。

探亲。

啧,这贤二,总是让人不得安生。

于是他拿起喝空了的茶杯,精准的瞄准了带土的脑袋,卡卡西被吓得不轻,赶紧用毛茸茸的大尾巴把带土护在里面,生怕他被一个暴击,从此结束豹生。

就在斑准备投掷而出的那一瞬间,带土的耳朵动了动,像是感觉到了危险一般,他迅速睁开了眼睛,同时敏捷起身,砰地一声撞在卡卡西的额头上。

两人顿时都变得眼泪汪汪。

带土捂着额头,抬眼望去时,正对上面无表情的斑和他手里的茶杯,他立刻抬手将卡卡西护在身后,警惕道:

“你想干什么?”

斑颇为遗憾的叹了一声,放下了茶杯。

紧接着带土环顾四周,发现屋子里零零散散的坐着一群人,而且大家都看似衣冠不整,满脸黑灰,飞段的肩膀上甚至还有一个牙印,他挑了挑眉,不满道:

“飞段,角都,大白天的你们在人家家里干什么了?啧啧,还挺激烈,还咬人。”

飞段:······

角都:······

银发青年瞬间暴怒,抓起镰刀就要上前与BOSS拼命,角都一手按住他,另一只手从怀里掏出个小本子,放在地上写写写,鬼鲛瞄了一眼,发现上面密密麻麻的写了许多行小字。

【X年X月X日,迪达拉换新袍子一件,XX铜板】

【X年X月X日,蝎申请傀儡资金,XX两银子】

【X年X月X日,白绝偷喝牛杂汤,罚款XX铜板】

······

【X年X月X日,带土恶意人身攻击,扣零花钱X两银子】

鬼鲛:······


然而带土一醒过来,气氛顿时活跃很多,大家热情的交谈起来,不再拘泥于小节,一时间宇智波大宅内成了欢乐的海洋。

蝎把迪达拉的脑袋推到一边,凑近正襟危坐一脸严肃的扉间,从袖子里掏出个小巧的玩具鸟来,神秘兮兮的压低声音道:

“你听说过永恒的艺术之美吗?”

扉间:······

鸣人十分自来熟,他蹭蹭蹭的跑到长门那边,趴在人家的膝盖上仰着脸聊天,小南和长门似乎都相当喜欢他,又是顺毛又是摸尾巴,十分亲热,不一会他又把佐助从鼬身边拖走,十分亲昵的缠着人家的尾巴介绍道:

“这是我未来的结婚对——噗哦!”

“佐助你干嘛打我啦我说!”

“闭嘴。”

“你看看你是不是又想反悔啊我说!这是绝对不行的我跟你说······”

止水失去了一个盟友,转身添茶水的功夫鬼鲛已经坐到鼬面前,气氛良好的谈起话来。

“鼬先生,你喜欢鲨鱼吗?会在水里游的那种······”

“嗯,刺身好吃。”

止水:······

黑绝白绝两人更是端坐在泉奈身前,眼神正直而真挚地说:

“这位宇智波,我看您根骨奇佳······”

泉奈:······

黑绝:“是这样的,其实呢,我们两个,虽然非常优秀,但是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搭档······”

白绝:“倒不如说,正是因为我们太过于优秀,才导致佳人难求······”

黑绝:“今日得以一见,真是三生有幸,让我不禁感叹缘分的奇妙······”

白绝:“我看择日不如撞日······”

 

喀拉一声,斑手中杯子上的裂痕开始蔓延,带土却比他更快一步,黑发青年一把将旁边不知谁的杯子【柱间:是我的······(´;ω;`) 】捏了个粉碎,剩余的残骸咻的击中了白绝的脑袋,白绝哎呦一声往旁边一倒,吧唧一声把黑绝压倒在地板上,后者的脑袋与大地亲密接触发出咚的一声。

带土往前一迈,气震山河的大吼一声:

“你们都够————”

话音未落,一个完整的茶杯在空中划出优美的曲线,精准无比的击中了他的头,妇女婚后生活安全保障与夫妻家庭和谐关爱中心组织简称晓组织的总BOSS眼前一黑,一头杵进了卡卡西的怀里,重复了他一刻钟之前的状态。

众人:······

斑收回手,优雅的一甩袖子,淡然道:

 

“柱间,换茶。”

 


灰:

【柱斑MAD】渴望的是时代的一页,你若祈愿万花必会怒放

  下载版见B站: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281680/

Pride

誰かの言葉待ってるだけなら〖只是空等别人开口的话〗
いっそやめてしまえば…〖干脆就此放弃吧〗

揺れているミライ〖摇摇欲坠的未来〗
嘆くより  君が愛おしい〖因此叹息的你尤为可爱〗
優しい時間に包まれて〖在温柔时间的包围下〗
忘れてしまいそうになる  約束〖不禁渐渐忘却你我的约定〗

生きることの全てが〖生存于世所需要的〗
きっと君の勇気〖一定是你的勇气〗
後悔に慣れたくはない〖我可不想习惯后悔〗
0から始まった“今”を〖从零开始的“现在”〗
少しずつ繋いでいこう〖点点滴滴地维系起来〗
明日へ架ける  woo〖通往明日  〗

はみ出さずにいられない〖不得不迈出步伐〗
怖いものなんてない〖无所畏惧〗
経験って苦いものでしょ?〖成长总是伴随着痛楚的吧?〗
感じ続けていたい〖想要继续感受〗
いつまでもいつまでも  愛を見せて〖无论何时都请让我见识你的爱〗

不器用だって素敵でしょ〖笨拙又如何  一样美妙〗
泣きたくなったら泣いていいよ〖要哭的话就尽情地哭吧〗
その悲しみを秘めた願い〖藏着那份悲伤的愿望〗
きっと叶う日が来るから〖终有一日会实现的〗
失くさないで〖不要弄丢〗


風とともにヒュルリラヒュルリラ〖伴随着微风轻飘飘  轻飘飘地〗
颯爽と近づくわ〖飒爽挨近〗

夢は夢で終われない〖梦想不会就此结束〗
君は君のままで〖你本色依旧〗
いつだって生まれ変われる〖每时每刻都能重生〗
うつつ抜かすくらいの〖神魂颠倒那般的〗
狂おしいスリルこそが〖疯狂刺激感才能〗
愛を救う  woo〖拯救爱  woo〗

心までは奪えない〖心意不会被剥夺〗
誰にも壊せない〖无人能破坏〗
迷惑はかけるモノでしょ?〖给人添麻烦又怎样?〗
叫び続けていたい〖想要继续呐喊〗
何度でも何度でも  駆け出せる〖无论多少次也能重新起跑〗

"欲しいのは時代の1ページ"〖"渴望的是时代的一页"〗
君が願えば  花咲き誇る〖你若祈愿万花必会怒放〗



沙罗曼德:

花冠这句歌词真的好适合柱斑……今天依然不想吃药

[五件套/多CP]e小调奏鸣曲(一)

CRo.白昼行燈:

about〖今晚的月色真美〗

>柱间&斑 side


晚饭后,两位老祖宗把饭桌留给小辈们收拾,自己则是从屋顶上一路溜达至颜山山顶。

晚霞消散退去,一轮满月徐徐升高。

“今晚的月亮真不错。”

月黑(?)风高杀人夜,适合战个痛快——这是团扇家太祖老爷此时此刻心中所想。

“是啊,今晚的月色真美呢!”

趁天色越来越暗路灯还没亮起来的间隙拉个小手亲个小嘴——这是木叶第一任村长此时此刻心中所想。

于是他们同时默契的看向对方——

“柱间!我等这一刻等很久了!”

“斑!我也等这一刻等很久了!”

然后,天雷勾动地火,初代亲上虚佐。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tbc.

—————————— 

五件套:柱斑,带卡,老乡组(无差),止鼬,扉泉
阿修罗x因陀罗
基本上是这些西皮
全是小段子的集合体,一般是一个主题分成每对CP的反应为一段。有趣的就有趣,无聊的就无聊(。